借狐妖小红娘谈我们该怎样面对“二次元亚文化”

作者:楚映枫  文章来源:刀把子 2019-04-29 12:03 

国创漫话丨借狐妖小红娘谈我们该怎样面对“二次元亚文化”

(原标题:人看动画还是动画看人?——借狐妖小红娘谈我们该怎样面对“二次元亚文化”

动画评论自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所以即使要说我也尽量说的中立吧。

大概是16年吧,看了小红娘的动画,全当作日常消遣用的,道理很简单易懂,时不时玩梗跳戏,就是一部这样的普通的动画,至于为什么要说这部动画,自然是因为它对目前看国产动画的这拨人里,各种意义上有一种非凡的意义,不是说动画的质量有多高,而是作为动画媒介,它本身的存在很有趣,“在这个节点,有这么一部长篇的动画。”我就这部动画随意的延展,说说我对这个作品的看法。

大家看狐仙是受什么吸引呢?若是将羸弱的那些玩梗和单薄的人物拨开,你们想要的是什么呢?

我这样说自然会是得罪一大批人,你们会和我说,这本身就是一个让各位开心的作品罢了,和这些问题有什么关系,都是过分解读无病呻吟。我不否认它的部分价值,但是文章嘛,就是说问题的道路,得罪各位的话我抱歉。

国创漫话丨借狐妖小红娘谈我们该怎样面对“二次元亚文化”

那么开始展开那几个让人痛苦的问题。

写这篇文章正值头号玩家上映,现场观众惊呼不已,事后甚至有朋友说什么激动地站起来鼓掌之类的,在这样的圈子里,它仿佛成为了一种新的迷信。那么再说一个得罪人的事:各位对于所谓“二次元”这个概念怎么看呢,是不是一种“新的迷信”(《娱乐至死》)呢?这些问题直击问题本身,虽然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了。

我听过太多的导演和制作者说:我们的作品就是想让观众们快快乐乐的。这种态度实际上是很开脱与自由的,一个人忙了一周,看一场电影就是为了放松和整理心态,在那两个小时中沉浸在“梦中”,毕竟在这种繁杂的社会,压力大得不敢想象。对于影视娱乐这方面的价值我持保守的态度,毕竟不是每个制作者都是善人,若是把社会的怨气一股脑地投入在电影里,我宁愿他冷静下来泡个澡休息一下。

国创漫话丨借狐妖小红娘谈我们该怎样面对“二次元亚文化”

回到问题:为什么影视像宗教迷信一样?我们观众该怎么做?

狐妖小红娘的最强爱好者沉迷于的真的是所谓的“爱情故事”吗?真正沉迷的是身处优异的虚假社会状态吧。批判现实的作品之所以没人愿意看,是因为它很真实,它是对社会更深入的思考,是引领开拓者的。这种虚假的最简单的社会状态是理想的,完美的,乌托邦式的。身边有美女,手上有超能力,个人中心论,所有的一切都是幻梦一般的美好。敢问谁不喜欢呢?我这么说并不是说我要把自己和狐妖的爱好者分离开,这是人性,不然它作为“让人快乐的作品”不就失格了吗?

对于狐妖的沉迷会延展到整个媒介,明明媒介是“人的延伸”(《理解媒介》),但是人到最后会将之置于象牙塔,看起来反倒是感觉人是媒介的延伸了。我这么说并不是让各位放弃对作品的喜爱,而是大家要明白,影视作品的本质到底是什么,你们能真正握到手的东西不是梦,而是你的生活,你对世界的理解。

身边有一个朋友以前也是极为沉迷动画作品,突然有一天与所有的动画撇清关系,开始做起来制片相关的工作。并不用做这么绝,只是不影响正常生活,看完后有一丝感动,带着你们的良好的状态去社会继续创作价值,这才是最平衡的状态。

“独立思考的能力”(《巨婴国》)是这个时代最缺的也是电子媒介导致最缺的一种东西。“从电影中独立出来观赏,才能真正把电影当作美学而不是鸦片”(《电影语言》)“人生苦难重重”(《少有人走的路》)所以才要珍视你生活中真实的东西。

以上都是被说成废话一样的大道理。以下我还会说一个问题。

第二个问题:我们怎样娱乐?

人不可能不娱乐吧,我也要娱乐的,但是娱乐自有娱乐的好的方向。

狐妖小红娘的人物苏苏着实是比较可爱的(笑),那么叶子呢(《雪国》)?《伊豆的舞女》又怎么样,艺术自然是平等的,比如在影视和文字的不同上苦下功夫,还不如好好去享受之中的“美”呢。世界上的“高级毒品”不止动画有的,实拍电影,戏剧等等等等,大家不必固步自封,去多接触点新的刺激,岂不美哉?比如花时间成为一个媒介的高级粉丝,还不如让媒介成为自己的仆人,为己而乐。

这文章讲着讲着就已经不是在讲狐妖小红娘了,动画发展必定是先从崇尚技术再到内容发展过渡的,我这么说大家必然明白了,它的剧情制作还不够好,这方面我不想做太多解释,但是观众自然是对技术不是非常了解的,不了解也罢,大家只需要看着乐呵即可,技术是实现想象的工具,误入崇拜的道路就不好了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pmjun.com/pm9981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,公众号:泡面菌,公众号ID:ipmjun
温馨提示: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泡面菌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
版权声明:本文为转载文章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